惊叫大电影美国医学专家最新研究:纽约疫情主要来自欧洲,零号病人尚无下落

  • 时间:
  • 浏览:11
来源:《财经》杂志没有立即启动与中国的合作,以及疏于欧美之间的防范,是疫情暴发的原因之一文|《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 发自华盛顿近期美国新冠疫情日益严重,有关疫情及病毒来源,亦成为美国各界争议不休的一个焦点问题。此前有一些政客指责中国及亚洲族群给美国本土带去了主要的病毒感染,但近日多个美国顶尖医学研究团体的最新成果表明,纽约州等地疫情主要源自欧洲人带入。美国当地媒体4月8日晚报道,据位于纽约的“西奈山伊坎医学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和纽约大学医学院分别进行的最新基因研究表明,新冠病毒早在2月中旬就开始在纽约地区传播,也就是说,在纽约第一个确诊病惊叫大电影例出现前的几周,主要是来自欧洲的旅行者带来了这种病毒,而不是来自亚洲的旅行者。上述两所美国顶级医学院针对纽约疫情的两个不同研究结果,近日所获得的相似结论,与此前几天美国政界对于中国及亚裔人群带入病毒传染的攻击形成鲜明对比。有观察者评论认为,这恰好印证了此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表态:病毒和疫情从何而来,要以科学家的研究分析为主,两家美国医学院的研究,间接回应了美国政界的部分指责。对此,达拉斯国际健康服务集团首席执行官邵新立对《财经》记者指出,这应该没有疑问,它是欧洲传来的,美国最初停止了中国的航班,但没有及时停止往返欧洲的航班。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4月8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全球确诊病例累计超过150万例。美国是目前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其确诊病例累计达423135例,死亡病例为14390例。美国疫情爆发的中心是纽约州,美国有近半数的死亡病例发生在纽约州。纽约市的四处火葬场已经在不分昼夜连轴转,排期已经到了4月中旬。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表示,该州似正在逼近疫情大流行的高峰,目前医院和重症监护已经爆满。 纽约州的疫情如何暴发至此?纽约地区的首例社区传播患者50岁的劳伦斯·加布兹(Lawrence Garbuz)被很多人称为“零号病人”——是纽约首批被诊断出新冠病毒的人,在上班期间将病毒传染了十几个人,生病前去过迈阿密但惊叫大电影并未离开过美国。2月28日因呼吸困难被邻居送往医院,四天后被诊断出新冠病毒。此外,他接触过的十几位医生、患者、邻居、妻子和孩子都被感染。3月底他已从纽约长老会劳伦斯医院出院。但是最新的基因研究表明,新冠病毒早在2月中旬就开始在纽约地区传播,也就是第一个确诊病例出现之前的几周,主要是来自欧洲的旅行者带来了这种病毒,而不是来自亚洲。研究人员通过成千上万患者惊叫大电影身上获得的病毒遗传物质寻找线索,揭示了疫情暴发的过程。“大多数显然是来自欧洲,”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遗传学家哈姆·范·巴克尔(Harm van Bakel)说,他与人合写的一份研究报告正等待同行的评审。尽管研究了不同的病例,但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N.Y.U. Grossman School of Medicine)的一些研究人员得出了惊人相似的结论。两个团队都从3月中旬开始分析从纽约人身上获取的新冠病毒的基因组。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对《财经》记者指出,期待能看到两份报告更具体的细节,但与此同时,这两个报告解释了之前的很多疑问。黄严忠说:2月中旬前后,在美国其他地区已经发现病例的情况下,每平方英里2.8万居民这样高密度的大都市纽约却没有疫情。黄严忠在纽约上班,纽约那时没有出现新冠疫情,这令包括他在内的美国专业人士感到很奇怪:纽约的狭小、局促和拥挤天然地会促进病毒迅速传播,形成不断扩大的感染范围。另外,黄严忠指出研究报告也与纽约市急诊部门的监控数据相吻合。今年流感的数据一直到2月底都很平稳,这在不同年龄段的人群中都有显示,但是到了3月之后,纽约市急诊部门的监控数字就大幅飙升。特朗普禁止大部分欧洲人进入美国的时间是3月11日。另外,黄严忠说,从地理相近性上也解释得通,比如华盛顿州暴发更早,因为西海岸与中国来往更密切,而东海岸像纽约这样的地方和欧洲联系紧密。有数据显示,在过去25年至30年的大多数时间,跨大西洋航线一直是美欧航空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英航的纽约-伦敦航线每年就进账10亿美元,每天有多达15个航班执飞这条航线。欧洲航企的廉价航空公司也在这条利润丰厚的航线上竞争。意大利疫情为何暴发至此?目前,全球死亡病例最高的国家是意大利。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4月8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意大利死亡病例达17669例,确诊病例为139422例。3月底,欧洲的新冠疫情中心意大利的死亡率达到令人震惊的11%。有研究机构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自一月下旬由慕尼黑来到意大利,并悄无声息地在伦巴第大区逐渐蔓延开来。2月20日午夜,有着1000万居民的意大利伦巴第地区确诊了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人,这名38岁的健康Vò村男子被称为1号病人,他无相关旅行史,无明显接触史。测试随后在整个3300人的村庄展开。结果表明,在“第一例”发生时,该村的3%人口已被感染,当时他们没有或只有很轻微的症状。从2月21日上午开始,意大利追踪和测试了1号病人的所有联系方式,虽然无法检测到零号病人,却在科多诺市周围发现了疫情。在随后的一周内,科多诺地区以及伦巴第南部的几个邻近城镇发现的病例数量迅速增加,到3月8日增至5830个。通过研究伦巴第大区的首批5830个确诊病例,研究人员根据流行病学分析追溯,以症状起始时间点追踪,构建出意大利疫情的早期传播图。他们惊讶地发现:新冠病毒最早在1月1日就已经出现。但直到2月下旬,意大利才开始封锁城镇。意大利前环境部长科拉多-克利尼(Corrado Clini)对《财经》记者指出,根据过去数周进行的流行病学研究结果表明,新型冠状病毒在意大利北部的出现时间是1月早期,远早于2月20日第一例确诊阳性病例,也早于1月30日两名中国游客的确诊发现时间。科拉多-克利尼认为,零号病人的身份现在惊叫大电影仍是未知,但从2月28日到3月8日意大利新冠肺炎病例的数量从530例到5830例的快速增长表明,这个病毒已经在人群中出现了快速的传播。有媒体报道说,早在1月就有意大利官员提出对北部一些从中国度假回国的学童进行隔离,以保护学校。这一提议因认为散布民粹主义恐惧而未被接受。1月30日,意大利停飞了所有与中国之间的来往航班。“我们是采取这项预防性措施的首个欧洲国家。”他说。之后的一个月内,意大利对新冠病毒恐慌做出了迅速应对。科拉多-克利尼说,自从收治1月30日两例中国游客的病例开始,警报在意大利已经拉响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1月31日意大利政府就宣布了国家进入健康紧急状态,但是政府只采取了关闭来往中国的直航管制。科拉多-克利尼对《财经》记者说,这一措施并未起到实质性的作用,因为它并未能限制中国旅客经由其他国家中转的航班到达意大利。如果意大利和其他欧洲国家能够立即启动和中国的合作,根据中国和意大利于2019年11月签署的关于保护健康不受传染病影响的协议,建立共同的监督和评估协议,情况会好得多。“显而易见,不仅是意大利,整个欧洲都错失了这个宝贵的时间。”科拉多-克利尼说。